snakeslither

香港人,artist,偶爾參加日本畫展。身兼寫手及譯者。腐女子,奉中村明日美子為唯一的神。
鍾情於黑暗、血腥、唯美的怪人。眼球/眼睛控。喜愛妖怪文化與RPG遊戲。
作品:HP、漢尼拔、家教、荔枝光、弱虫、MHA、東喰、排球、柯南、獄都、靈能...etc
畫家:中村明日美子、山本タカト、丸尾末広、押切蓮介、伊藤潤二、尚月地...etc
不定期更新,請各位大大斟酌觀看。接歌詞日翻英翻,如果有想看翻譯的歌,歡迎留言。
如果喜歡小人文字或畫作的您,能夠點個喜歡、推薦、留言甚至關注以獲得最新資訊,小人深感榮幸。
【微博:@黑色再生 | INS @snakeslither】

豎琴手與夜鶯

如花般的笑靨燦爛非常,耀目得幾乎睜不開眼。

如璀璨繁星點綴的黑夜,鑲嵌在你臉上的那雙黑寶石美麗動人。

如塗上了鮮花甜美的蜜汁,那豐厚且飽滿的粉嫩唇瓣吞吐著芬香。

如茉莉般的清新怡人,又如雛菊般的小巧可人,那股殘留在你身上而不曾散去的香氣清香撲鼻。

就是這一切一切,令我情陷於你。

你是我最珍愛的小夜鶯,為我歌領吟唱我倆的愛情。



如月般的笑靨微彎,笑意彷彿若有若無,使人迷惑心志。

如水般柔情的黑眸,眼裡的溫柔軟得快要化開了,光是注視就讓人喘不過氣。

如上帝親手刻畫的雕塑,下顎與脖項成了完美孤度,配上鵝蛋的臉型恰到好處。

如薄荷般清香脫俗,又如...

2017-01-19

刺青

烙印。

烙在身上每一處。

烙在皮膚的每一吋。

烙在心中每個角落。

綿密交纏的那端,是甜蜜甘美的引誘。

緊緊相擁著的,是難以抗拒的羈絆。

刻在身上的紋路由一處延伸到另一處,

就如戀人般相相交錯又相相會面。

蛇,張開毒牙狂噬。

一頭蛇啃咬著另一頭的喉嚨,

血花飛濺。

毒滲入皮囊,鱗衣如淡墨色般煙消飛散。


彩衣不再。

但那端與那端的彼端,還在糾纏著。

2015-03-14

失樂園


晚安,親愛的客人。
觀迎來到失樂園——


啊,請不必客氣。
得到您的大駕光臨是小人的榮幸。


在進入樂園前,想請客人回答一個問題——


悲痛的天堂喜悅的地獄
不知閣下的口味如何呢?


……



哦呀哦呀,這位客人。
您好像很猶疑不決呢。



……



啊,讓您感到困惑了真是十分抱歉。
小人在此為你致上最真誠的歉意。


請您慢慢、慢慢地想吧——
反正時間總是很充裕。



斷翅的黑鳳蝶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闇中垂死爭扎

無力反抗 那是命運之輪的因果

牠就這樣無聲 無息 逝去



獨自佇立蒼樹的夜鶯低唱吟詠 猶如嬰兒的呀呀學語

嗚呼 ...

2015-03-06

旅人

        蘆葦輕曳擺盪,風聲微微劃過耳際。只見天色明媚怡人,鳥鳴聲聲嘹亮。

       昂首,瞇起雙眼,以手略作遮掩。強烈的光線穿過扇狀的濃蔭,從眼縫中滲了進來,十分刺眼。 

       放下青蔥玉手,低起頭來。一位翩翩少年身披白衣,烏絲隨風飄揚,面如温玉,朗眉星目。清淡靜謐的氛圍出眾,僅是靜靜地佇足於一片蘆葦之中,就如畫一般美若天仙,教人自然而然被他深...

2015-03-06

化蝶

弱肉強食的世界崩潰扭曲成癮。是日常還是非日常?Who cares?

人吃人鬼吃鬼。 你是黑亦是白,混濁灰色的界線一直存在延伸於無邊之際。

舌尖狂亂起舞咽噬溢出唾沫流下,錯綜複雜的地圖與被剖開骨骸水融交纏著血色。

螺旋階梯織出的晚餐是美食家極緻演繹的戲謔,醉迷奢靡的廢紙和價值是深淵凝視的映照。

愛憐尖叫著甜美的吐息,淚珠串串泛起漣漪聚成海洋憤怒的咆哮。

與其像冰冷頹廢地等候來臨的喜悦之歌,倒不如就此撕開假面在本能與理性的道上自由奔跑跳躍。

破繭化蝶吧。

化成醜陋的怪物就在這裡睜開欲望的眼瞼。

秘密悄然無息打開了門扉,沁人心脾的苦澀凋零從不停止它的腳步留下足跡。

幕拉起了便永不落下,華麗高雅的舞台閃光依舊...

2015-03-06

溫度

暖暖的,你溫熱的胸膛緊貼著我的肌膚。

我伸手環住你的脖頸,把頭埋進你的髮絲,索求你的體香。

你的雙腳與我的交疊,腳指糾纏著我們的曖昧。

你手緊抱著我,要和我分享你身上的味道。


「很熱。」我說。

「因為我們都是人啊。」你說。


2015-03-06

© snakesli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