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手、寫手、譯者。設計及插畫系人士。踏入十年腐海的腐女子,奉中村明日美子為唯一的神。 鍾情於黑暗、血腥、唯美的怪人。喜愛妖怪文化。小丑愛好者,RPG遊戲中毒者。

♥作品:HP、漢尼拔、家教、荔枝光、豔漢、zone-00、 夏目、弱虫、DRRR、MHA、喰種、排球、柯南、獄都、靈能、鬼太郎…etc
♥畫家:中村明日美子、山本タカト、古屋兎丸、丸尾末廣、 押切蓮介、伊藤潤二、尚月地、九条キヨ、緒川千世、黑川犬子、高屋未央、石黑亜矢子...etc

不定期更新。此地主要以日文和英文的歌詞翻譯為主,偶爾會寫個小文或PO一些畫,請各位大大斟酌觀看。如果喜歡小人文字或畫作的您,能夠點個喜歡、推薦、留言甚至關注以獲得最新資訊,小人深感榮幸。

[歌詞翻譯] amazarashi - 多数決 少數服從多數



譯者:snakeslither

作詞作曲: 秋田ひろむ

* 
臆病者ほど人を傷つけると言うなら 一番臆病なのはこの世界なのかもしれない
如果說越是膽小鬼就越會傷害人的話  那麼最膽小的或許就是這個世界

優しい奴ほど背中を丸めて歩く 腹いせにこの都会を踏んづけて歩く
越是温柔的傢伙越會佝僂而行  滿肚子怨氣飲恨踏進這個社會之中

時代は変わっていくのではなく吹きすさぶのだ 向かい風に逆った奴らは行っちまった*
並不是時代有所改變 而是不願隨波逐流的那些傢伙都被社會淘汰了
 
息を止めた憐れな孤独の悲しみ共 空元気が繁華街に反響して空虚*
呼吸驟止了 可憐又孤獨的悲哀之眾 扮作自己很開心但空虛卻在繁華熱鬧的街道上回響著

価値観も善悪も 多数決で決まるなら
如果不論價值觀還是善惡 全都是以少數服從多數來決定的話 

もしかしたら 生まれる場所を間違えたのかもな
那麼或許我根本不該降生於此地吧

もういいよ いいよ この部屋は世界の隅で
已經夠了 我受夠了 這個房間充其量只是世界的一角

機会を今かと、窺うには丁度いいかもしれない
也許趁現在瞄準這個機會是最好不過的了

賛成か 反対か 是非を問う 挙手を願う
贊成嗎 反對嗎 是或不是 請你舉手

多数派が少数派に面倒を押し付ける 持つ者は持たざる者を食い物にしてる
大眾把麻煩全都壓到小眾身上 貧窮人家成為有錢人家的食物

強い者が弱きを挫いて溜飲を下げ 都会は田舎をゴミ捨て場だと思ってる 
強者為一己自欲打擊弱者洩憤 城市總是認為鄉下是垃圾場*

人類最後の解決法が戦争だけなら 進化論も当てにはならなかったみたいだ
若人類最後的解決方法只剩下戰爭 進化論一說其實也好像不太靠譜

その実、知恵のある振りをした獣だから 空腹もこれ以上無い動機になりえた
事實上我們都只是一群假裝自己是有智慧的野獸 除了饑餓已經沒有任何動機而言

違和感も常識も 多数決で決まるなら
如果不論違和感還是常識 全都是以少數服從多數來決定的話

もしかしたら当たり前も もう疑うべきかもな
會不會連理所當然的事我都應該去質疑呢

もういいよ いいよ この町は忘れ去られた
已經夠了 我受夠了 這座城市早已被遣忘

良からぬ事を企てるには丁度いいかもしれない
也許趁現在策劃一些不好的事是最好不過的了

賛成か 反対か 是非を問う 挙手を願う
贊成嗎 反對嗎 是或不是 請你舉手

札束の数 名誉の数 友達の数  勲章の数
鈔票的數量 名譽的數量 朋友的數量 勳章的數量 

勝ち越した数 賞状の数 努力した数 褒められた数 
領先的數量 獎狀的數量 努力過的數量 被稱贊的數量
 
僕らの価値は数字じゃない
我們的價值不是用數字就足以恆量

自分の評価を人に任せる訳にはいかない
自身的評價不能交由他人來決定

世界は移り変わる 昨日の価値は今日の無価値
世界變幻無常 昨天有價值的東西到了今天也照樣一文不值

罪悪も合法も 多数決で決まるなら
如果不論犯罪還是合法 全都是以少數服從多數來決定的話

もしかしたら百年後は もう全員罪人かもな
在百年歸老之後 說不定我們全都成了罪人

もういいよ いいよ この世界は壊れすぎた
已經夠了 我受夠了 這世界早已崩壞到不能挽救

白紙から描き直すには丁度いいかもしれない
也許從一片白紙開始從頭畫起是最好不過的了

賛成か 反対か 是非を問う 挙手を願う
贊成嗎 反對嗎 是或不是 請你舉手

* 

親愛的amazarahi君,我又來了。沒錯,我真的好喜歡秋田大人的詞,所以接下來你還是會見我到第五次第六次… 無止境的推大家入火坑 (不)

其實我覺得少數服從多數是一個不可抗定律。我為何要這麼說?試想想,人生有多少次是以少數服從多數來決定一件事?例如說,一大群朋友的飯局地點、班際比賽唱的歌。

不可抗定律並不是說不可以反抗,當然你可以選擇一個你喜歡的餐廳,推薦一首你覺得超適合超好聽的歌給同學和老師。但你又再想下去,不對,我是我,人家是人家。一千個人看哈姆雷特有一千個想法,所謂各花入各眼,你喜歡的別人不一定喜歡,別人喜愛的你也可能會一臉嫌棄。所以最後你一定跟大家的意見方向,才不顯得突兀。

為什麼要少數服從多數?就是大家都認為這是好的,這才是公平。但真的是公平嗎?三個人去吃飯,有兩人覺得唉呀在這個餐廳吃飯好啊,我等下就能走路或坐小巴回家;但有一個人覺得累死了等一下還要轉三次車。

說到這裡,我想起我最愛看的子華哥。黃子華的 「魚蛋論」 是這樣的:有兩個人分別買了一串魚蛋,一個人有六顆,另一個人只有五顆;五顆魚蛋的人就責問老闆說,不公平啊為什麼那人六顆我只有五顆!老闆回說,不好意思啊我給你多串一顆吧。那人氣炸道,我不要你給我多加一顆,我要你把他那一顆拿走,那就公平了!

嗯… 所以呢?應該找一個大家的中心點吃飯!…… 你想得美,如果這麼容易找才不會少數服從多數,肯定是對某些人來說還是遠的,這是親身體驗談(信我,我就是那個轉三次車的人…T_T)

不可抗定律中我想說的不可抗,其實是更根本的,社會的觀念,也就是這首歌想表達的一個重點: 是不是大家認為好的東西就真的是好的呢?壞的就一定是壞的了?

又比如說,成績好可以考上好大學啦找一份好工作啦買樓啦blah blah blah blah…… 你父母告訴你的,也是你父母的父母告訴他們的,這是深根底固的在這個社會紮根了拔不掉了的。

那考不上怎麼辦?真的會找不到工作嗎?好工作又是什麼?政府飯碗?寫字樓?那做時裝店員的人又怎麼辦呀?難道他薪金比較少就不是一份工作嗎?可能店離他家很近他可以省車錢呢。先不說薪金多少會養得到父母,來說說養活自己,如果薪金是足以維持那人生活,不用父母擔心,難道就不是在孝順他們嗎?(當然我覺得出了社會還是要定期給點錢父母啦,只是打個比方)

所以我覺得少數服從多數真的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他要的根本就不是公平,是合群。為了迎接大部份人的口味,抹殺了少部份人的意見。一個人被所有人排出群體,而這個人再沒有了容身之處。他是異類,那我們是什麼呢?明明就是一樣有血有肉的人。

一個人說,可能是錯覺,當有第二、第三個,嗯… 可能真的該檢討一下。而會不會有一天當千夫所指之時,莫須有之罪根本就不是無揑呢?

有時候,人還能順風而行,因為死的是心,而不是身;有朝一日,身會隨心而死,因為風把人們吹散了,但再也拼湊不起來。

* 向かい風に逆った奴らは行っちまった:向かい風に逆った 解作 反抗面對著的風,前一句指出時代沒有改變,所以改變的就是風向,而風可視為社會風氣、盲目跟風;行っちまった 解作 已經走了,但同音亦可等於 逝っちまった,是已經逝去了的意思,故這句歌詞翻譯為 而是不願隨波逐流的那些傢伙都被社會淘汰了。

*空元気:表面上看似很有精神,但只是空有其表。

*城市總是認為鄉下是垃圾場 可解讀為 大城市的人都看不起鄉村來的人。


送上歌曲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G8TUKnBIcQ


评论
热度(4)
© 黑色再生 | Powered by LOFTER